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锦衣录

明朝篇 第三十二章 江南剑神

锦衣录 千习木 5607 2021-06-07 10:05

  

  客栈的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数位捕快鱼贯而入,带头的正是那位长相凶狠的娄世平,祥福客栈的店小二此时正站在娄世平的身后,刚刚店小二从后门偷偷的出去,沈逸轩三人便猜到了他的用意。

娄世平并没有被院内的景象所吓到,他走到沈逸轩面前哈哈笑道:“那店小二说我顺天府的捕快在祥福客栈办案,我还猜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冒充官差,原来是沈大人,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接着又向郑泽涛与陆天明拱了拱手,这两位乃是沈逸轩手下干将,平时他们没少打交道。

沈逸轩道:“白天的事情不知娄总捕头调查的如何了?”

娄世兴正容道:“沈大人放心,沙河帮平时鱼肉乡里,证据确凿,下午时便已形成案宗,择日便会宣判,只是这沙河帮的帮主该量多大的刑还有待商榷。”

沈逸轩点了点头道:“水至清则无鱼,你们之间的那些龌龊事情我并不感兴趣,怎么量刑也是你们的事情。”

娄世平松了一口气,就怕沈逸轩揪着什么娄三伯、何二伯不放,否则他们这一串蚂蚱恐怕都要交代了。

随意交谈了几句,沈逸轩三人离开了祥福客栈,善后的事情自然落在了娄世平的身上,待沈逸轩三人离去后,赵瑾来到娄世平的身边有些气愤道:“娄兄是否要给我一个交待,这样一闹以后谁还敢来我的祥福客栈?”

娄世平冷冷的看了赵瑾一眼,寒着脸道:“是否娄某人平时太好说话了。”

赵瑾看到娄世平脸色不对,立马尴尬笑道:“娄兄误会了,在下刚刚一时情急说错了话还请娄兄不要怪罪。”

娄世平冷哼一声道:“今日的事情你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赵瑾人老成精,联想到刚才娄世平对待那青年的态度,就已经猜出那青年的身份绝不简单,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娄世平向身后的众多捕快交待道:“将尸体处理干净,挨户警告客栈内的住客,如果有谁胆敢泄露今日的事情一律关进顺天府的大牢中。”说完也不理站在一旁的赵瑾,转身离去。

子时三刻,沈逸轩尚回到自己的住所,洗漱一番后来到自己的书房内,明日他便要江南一行,这一行恐怕就要数月有余,所以他打算写一封信留给阮芊蓉。

次日一早,沈逸轩将那封信交给沈同,让他转交给阮芊蓉,之前阮芊蓉来这里找过沈逸轩,所以沈同认得她。

次日当沈逸轩一身劲装的出现在镇抚司时,院内已经有六人等在那里,除了慕秋、陆天明与郑泽涛外,戴着铁皮面具的白若也在,另外还有两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一人全身罩在黑袍之中,只有脸与手裸露在外,且苍白的可怕,仿佛常年不见阳光一般,另外一人则是短小精悍,肌肉隆起充满力量感,皮肤惨白的名叫顾铭,另外那个叫做洪元。

六人看到沈逸轩步入屋内,均是起身行礼,沈逸轩摆了摆手坐到椅子上,开口道:“此行的目的不用我赘述了吧?”

众人点了点头,此时白若道:“大人去万器山庄,可否带上我。”

沈逸轩知道白若对炼器的痴迷,自然没有反对。

接着看向黑袍与那精悍的男子,问道:“你们闭关已经三月有余,可有什么进展?”

精悍的男子脸色红润,给人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他道:“已大有进展,我能感觉到只要一个契机就能达到大人所说的‘势’之境。”

陆天明向这男子伸出大拇指,被男子直接无视。

黑袍男子看了那精悍男子一眼,开口道:“大人之前已经说的非常明白,我也只差一个契机了。”

沈逸轩点了点头,屋内的众人无一不是天资卓越之辈,就算没有他的指点,众人也早晚能达到‘势’这一境界。

“‘势’之后尚有入微,武学一途学无止境,你们千万不要懈怠。”沈逸轩警告道。

众人点头应是,虽都是桀骜难训之辈,但对沈逸轩却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沈逸轩接着看到陆天明手中的帆布包裹,知道定是白若帮他炼制的那柄含有陨星石的宝刀,陆天明以为沈逸轩感兴趣,便有想要与之比较一番的意图,不过沈逸轩的视线却直接越过,并未有所停留,这让陆天明大感失望。

沈逸轩一行七人快马加鞭,十几日便以到达江南地界,正逢清明时节,官路泥泞难行,路边的茶铺中坐满了赶路的行人,茶铺不大仅有五张桌子,沈逸轩一行七人占据靠里的两张木桌,其余三桌有两桌该是赶路的行商,因为两桌的客人均是穿着讲究且带有保镖,最外一桌则是两个带刀的大汉,一副江湖客的装扮。

茶铺内靠门一侧的土炉上茶壶正嘶嘶作响,冒着白气,茶铺老板是一个年过六旬的佝偻老者,此时他提着水壶为茶铺内的众人添水,茶铺的门口处,慕秋望着外面的绵绵细雨愣愣出神。

茶铺内白若犹豫片刻起身走到慕秋的旁边,陪着他一同望着茶铺外的景象,慕秋扭头看了白若一眼,轻声道:“这次任务结束后随我回家好不好?”

白若头戴斗笠将那铁皮面具完全遮挡,听完慕秋的话,她身体轻颤,默默无语。

慕秋轻叹道:“你知道的,我绝不会在乎其他。”

白若道:“那你要与你父母怎么交待?娶了一个怪物回家吗?你有没有想过你家族之人会怎样看待我?这件事不要再提了。”说完便决然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慕秋亦默默的走了回来。

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众人能够猜出个大概来,陆天明刚要说些什么,却被郑泽涛拉住,陆天明只好作罢。

这时靠门一桌的两位江湖人士中的一人向沈逸轩这桌看来,当他看到陆天明时,试着喊道:“陆天明?”

陆天明楞然望去,疑惑道:“你认得我?”

那人得到确认,手持长刀一脸寒霜的走了过来,他的同伴紧随其后。

郑泽涛看到来者不善,向陆天明问道:“是你以前的仇家吗?”

陆天明不确定道:“当年我无门无派,想要生活就要比别人更狠,否则将难以存活下来,谁知道他们是否是被我宰掉之人的亲朋好友?”

面色苍白的顾铭道:“虽然不喜欢你的为人,但是我赞同你的这句话。”

两位江湖人士听到陆天明的话,脸色更加难看,其中一人道:“听你说话的口气便知道你是一个无情无义之辈。”

陆天明脾气再好也难以忍受对方的再三挑衅,冷声道:“你们究竟意欲何为?尽管划下道来。”

那两人环视一周,似在衡量双方的差距。

陆天明看破对方的意图,拍着自己身前的帆布包裹,道:“你们尽管放心,收拾你们两人我一人足矣,刚好拿你们祭刀。”

这一侮辱性极强的言语终于激怒对方,其中一人猛然的抽出长刀,却被另一人阻止,只见那人看向一头白发的慕秋拱手问道:“阁下是否复姓慕容?”

慕秋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对于对方的问话充耳不闻。

抽出长刀的大汉,听到自己同伴的问话便僵在当场,两人见慕秋没有反应,相视一眼后,双双抱拳道:“得罪了。”理也不理一旁的陆天明转身离去。

陆天明看了一眼慕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慕秋的身份呼之欲出。

众人反应不一,沈逸轩与白若显然是早已知道慕秋的真正身份,黑袍顾铭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陆天明与郑泽涛两人则是一脸讶然,只有洪元双眼放光,郑泽涛望着慕秋前面的带鞘长剑道:“这是否是慕容家祖传的秋水剑?”

慕秋沉默不语。

陆天明道:“我早就该猜到,慕秋就是慕容秋水,当年慕容家的用剑天才,更是让家主慕容盛以祖传宝剑为其命名,自创流云剑法十三式,战败江南之地所有的用剑高手的那位少年剑神。”

洪元有些蠢蠢欲试,沈逸轩放心手中的茶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沈逸轩道:“休息够了就继续赶路吧。”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细雨停歇,潮湿的空气吸入口鼻使人感受到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沈逸轩一骑当先,洪元故意落后靠近慕秋,开口道:“我早就知道你剑法了得,却没有想到你是慕容家的那位剑神,有机会能否过上几招?”

侦缉五卫中慕秋冷酷、顾铭阴冷、洪元疯癫,对于洪元他们一直都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皆因洪元习武成痴,对于武学的追求已然达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这一点陆天明深有体会,所以慕秋也不例外,对于洪元的这一提议,慕秋并没有点头,只是淡然道:“沈大人不论修为、刀法均在我之上,你大可去挑战大人。”

洪元想也不想便摇头道:“我虽然好武,却不代表我没有自知之明。”

这时顾铭靠近两人,看着慕秋道:“流水剑法当年传的神乎其神,我也想要见识一番,你为何不同意洪元的提议。”

洪元看了顾铭一眼,道:“不若我们先探讨一场怎样?”

顾铭满不在乎的道:“随时奉陪。”

陆天明与郑泽涛两人并排而行,看着前方的三人,陆天明向一旁的郑泽涛道:“你认为他们是否能够打的起来?”

郑泽涛摇了摇头道:“有沈大人在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天明点了点头,大为认同,好奇道:“之前你是否怀疑过慕秋的身份?”

郑泽涛摇头道:“三年之前我曾远远的看过他,那时的慕容秋水朝气蓬勃,风姿卓然,哪像现在这般死气沉沉,且满头白发,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将两人联系到一起过。”

陆天明点头道:“我也不曾怀疑过,即然慕秋是慕容秋水,那么顾铭、洪元、白若又是什么人呢?”

郑泽涛一愣,想了想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们三人绝不会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