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少月江

第四十章 五重晬天

少月江 秣秣秣马 7412 2021-06-07 10:05

  

  望着妊姬与侍卫队远行的背影,聆岚激动的就差跳起来了。

她兴奋的喊道:“终于送走这个大瘟神了!霓裳姐姐,你这一计用来对付妊姬这种小丫头,真是太有效了!”

霓裳笑了笑,摸着聆岚的头回她道:“自己还不是个小丫头。”

聆岚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随后说道:“对了,姐姐。反正墨大哥现在也不在,不如你跟我一同回我家去玩吧?”

“下次吧,公子不在,我才更应该留在城中。”霓裳回她道。

聆岚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家去了,不然我哥哥真的要进城来抓我了。过几天我再来找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后山看风景!”

霓裳冲她点点头道:“一定,我等你。”

聆岚走向小路,没出多远又转过身来喊道:“对了,霓裳姐姐,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哥哥最近念叨你的次数又多了哦!”

霓裳面色突然有些绯红,她看着聆岚一蹦一跳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小姑娘是怎么做到如此健谈的?”

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霓裳毫不惊讶的转过身来。

城头下,血月与残阳身着红衣依靠在墙边。

“你不应该反问自己为何如此不健谈吗?”霓裳反问道。

血月摊摊手,答道:“那倒不是,我对残阳就能说很多话,对头也是,对你,也是。”

霓裳轻笑一声,说道:“是吗?看来我还挺荣幸的。”

血月直起身子走向霓裳,突然话锋一转问道:“这办法真的是头嘱咐你的?”

“当然。”霓裳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血月挠着头说道:“我只是想不通,妊姬这么漂亮的姿容,不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女子吗?”

霓裳将眼神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跟了他这么久,还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吗?”

“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比如我知道他喜欢你家小姐。”

一提到步家大小姐,霓裳的眉头即刻皱了起来。

“白帝所谓的赐婚,其实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妊家是西洲的重臣,妊姬也只不过是白帝故意安插在墨府的一个眼线而已。”

“你的意思是少阳在防备头?这怎么可能,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他跟头可是从小一起在白帝宫长大的。”

“人都是会变的。”霓裳看向天空,话语中略有感慨:“就像墨轩也曾说,他永远不会改变对小姐的感情,可最后小姐却是因他而死。”

“连这种谣言你都相信?”血月问道。

“如果我真的相信,此刻就不会与你们为伍了,而是更应该把你们当做仇人。”霓裳侧过脸,冰冷的眼眸撇了血月一眼后继续说道:“当年魔谷之巅上,我们都不在场,事实究竟如何,我们都不知道。可你看看曾经的七君府,他们可都是当时的目击者,在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人对墨轩怀有旧情吗?其中的缘由,我想不需要过多解释了吧?”

趁着正午的烈阳,血月竟无法看出逆光下的霓裳眼神究竟是柔是凶。

他盯着霓裳看了很久,仍是没有看出个结果,这才缓缓开口道:“我来城门,不是来凑热闹的。边境出了件怪事,看千秋的形色,动静应该不小。头说我们应该在西洲需要援手之时帮他们一把,所以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和残阳不在的时候,自己多加小心。否则你出了什么事,我没法向头交代。”

霓裳应了声:“多谢你的好意,城中还有许多事需要我去处理,慢走,我就不送了。”

随后转身走进城去。

………

天界,天月的校场之上。

正空的白云突然旋聚一处,万里的晴空间,突然闪出一道霹雳,在众人的注视下,不偏不倚的击中了天圣冥。

“他这是……破境了!”六子乐凌吼震惊的喊道。

“大师兄果然天资聪颖,此番境界除了他过人的天赋之外,与之辛勤的努力亦是密不可分的,吾辈自当视为楷模!”二子严于执毫不吝啬的赞美道,还不忘拱手为礼致敬天圣冥。

对于这两个人的反应,王神羽嗤之以鼻的说道:“不就是踏入了五重天之境吗?试问在场的各位谁不是只差临门一脚?”

“此言差矣,修炼很难,破镜更难,吾等虽仅仅只差一个契机,与之相比,却是差之千里。”严于执摇着头感叹道。

王神羽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嘁~要是三哥在这,恐怕都要接近六重天之境了!说到底,这老大也只能在我们面前卖弄他的天赋罢了,与三哥相比,他还差得远呢!”

“三弟天资,莫说百年难遇,恐怕只有我天月开宗师祖,能胜他半筹了。”

校场上,无数弟子纷纷赶至围观。

以如此年轻的年纪突破五重天之境,这在天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在众人惊叹的围观下,那道霹雳尽数被天圣冥的身体吸收,他那浮在半空的身子缓缓落下,随后睁开双眼,从冥想状态走了出来。

七子煞七月、八子溪湘涃急忙上前,拱手贺道:“恭喜老大突破五重天,成为天界历史上以最小年纪突破五重天之境的人。”

天圣冥缓缓呼出一口长气,然后仅仅只是瞥了二人一眼后,在全场的赞叹声中离开了校场。

“你瞅瞅他那个神气的样子,赶明我就破个六重天给你看看!到时候看你还能嚣张的起来不能。”王神羽愤然说道。

一旁的四子月下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先破了你的五重天,再夸这些海口吧!”

正当此时,天际一道白光飞来,逐渐散去七彩之色,降落在天圣冥前方。

看到来人,天圣冥捧起双手行礼道:“见过大二师兄。”

四周的弟子急忙纷纷行礼,道了声“见过二师兄”后,立刻作鸟兽散。

虹销收起身上的虹光,面带笑容的走向天圣冥说道:“老远我就看到门内上空的云卷异象,没想到是师弟你破境了,恭喜。”

“多谢大二师兄。”

“看你的样子,是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地方试试五重天的威力了吧?”

天圣冥如实回道:“正如师兄所料。”

“很好,按照这个进程,恐怕到了下一届大赛之时,你的实力又会提升很多。”

“师弟定当努力为天界拿下六界魁首的荣耀。”

姗姗来迟的繁星一路小跑着,隔老远就喊道:“好小子,按照你这个修炼速度,恐怕要不了几年,你就要超越我了吧!”

而当他看到天圣冥身旁的虹销时,突然立定,甚至步子忍不住的向后退却。

“师兄,那我先告辞了。”天圣冥道了声别,看了眼像是活见鬼的繁星,随后转身离去。

虹销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凌厉的说道:“你可真有脸来向你的师弟道贺啊!”

繁星紧张的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敢说。

场上的其余八子见此情形,知道今日繁星又少不了一顿挨骂,恐怕自己收到波及的,几人急忙悄悄摸摸的溜了。

校场之上,独留虹销与繁星二人。

后者形色慌张,连个声音都不敢发的呆立在原地。

“按照你星月月主此般的潇洒日子,毋容置疑,天儿超越你,难不成还是什么难事吗?”

面对虹销的揶揄,繁星羞愧的低下了头。

“我听说,你小师叔最近实力又有所精进?”

繁星点点头,回道:“是的,应该已经接近七重天中境了。”

“一个天月的旁人尚且如此努力,你怎就如此不思进取呢?”虹销失望的看着繁星。

“我……我会努力的。”

“我此番回来,已经将边境之事交代妥善,目的就是陪着你精进实力,早日达到境界巅峰。”

繁星愣了愣,问道:“可是师兄,你如果离开的话,十方守护不就出现缺口了吗?”

“十御中有谁像你这么弱的?我已经命你三师兄多加注意,亲自负责戎边事务。”

“三师兄啊!那确实是没什么大碍了。”

十御其四,名曰雾释。善遁形于雾中,与氤氲的以雾为幻境大有不同,他更擅长以领域提升自己的各项能力,与修罗界遭遇,难逢敌手。

“你的天资并不差,只是错在我们太过将你保护,没有经历过什么实战。”

繁星点点头,这位二师兄在他的印象中,永远都是在批斗他实力没有达到各位师兄的预期,所以给他带来的压迫感,更甚于大师姐俞月。

虹销看着面前这个师弟,脸上已经没有了埋怨,而更多的是来自前辈的关心,他说道:“小星,你是师祖亲自选出的十御,在享受着这个身份给你带来的荣耀的同时,身上也肩负着比别人更大的责任。流雨不过是个半道被收为弟子的贵族,你与他的使命完全不同,你必须要自己从内心中体悟到这一点。否则,我与各位师兄再怎么教导,亦是无异。”

繁星有些羞愧的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自己打小就受到各位师兄师姐的宠爱,可他从未想过要名镇一方,只是想在各位师兄师姐奔波劳累之后,于天月这个大家庭中备茶等候,为他们守有世俗之外的最后一方净土。

“知道了师兄,我今后一定会倍加努力的。”

虹销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自己对这位小师弟过度的关爱,亦是对他最大的枷锁,自己总是对他要求严苛,虽于心多有不忍,但身处强者遍地的天界,实力弱小的人,终究是难有一席安身立命之地。

“对了,江儿还没回来吗?”虹销突然问道。

繁星突然一怔,呆立在原地,一语不发。

虹销并未察觉到他的异样,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他才不过十三四岁,流雨是怎么放心将他一个人留在界王境的!”

繁星随口应和了一句:“是……是啊!”

“罢了,八子本就是由他教导的,他想怎么做就随他去好了,只是多年未见,当初的小家伙们如今都长大变了模样,恐怕等他归门时,我恐怕就认不出他了。”虹销想着,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他这般打心底里莫名的喜悦,是连繁星的印象中都为数不多的。

八子自出生起便被选入天月培养,其中每个人的身份都难以寻根,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家人。

所以对他们来说,天月就是他们生长的温馨的归处。而天月本身,除了视他们为未来最强一代的支柱外,亦是在心底把他们看的比普通弟子更加亲切。

“流雨最近在做什么?”虹销突然问道。

繁星挠着头,哼咛着回答道:“他破了我的诸星漫空,之后的事我也没有参与了,大师姐只说要亲自对他进行教导。”

“你可还记得他当年在你手下连十招都走不出吗?”

虹销看着繁星,再次摇了摇头,而后眼神瞥向别处道:“亲自教导?只怕师姐那震慑天穹的战气威压,都能使他站立不得吧?”

繁星摇摇头,表示不知。

正当二人聊天之时,却见一行人自前门而进,穿过校场,向天月后方而去。

“那人是谁?为何天宫东斗五大星君都要侍立左右?”虹销皱起眉毛,疑惑的问道。

繁星伸着脖子看了看,虽然距离相隔甚远,但蓝晨那修长挺拔的身姿,却使得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蓝官啊!”繁星回答着,眼神看向虹销,见他一脸困惑,繁星解释道:“哦,就是蓝启上神之子,天帝左右臂膀之一的计提官。十方守护计划成立那一年,他也才继位上官,所以你不认识他,但也正常。”

虹销撇着嘴,傲然道:“我只是没见过他,又不是不认识他,我们常说的天宫四大执垮之一,不就有他一位。”

繁星掰着指头算了算,确实是四个,忍不住的捧腹大笑起来。

“天宫五大星斗中的东斗竟全体现身,如此兴师动众的来我天月做什么……”虹销看着一行人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