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叶青莲

第60章 鹰击长空降王城

九叶青莲 恶魔岛教官 5902 2021-06-07 10:05

  

  离开的一个多月时间,九大王朝以及各大宗门势力继续涌入圣牧王朝,同时分流的部分势力涌入雅玛珺郡王城。

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又平添了许多酒肆、宝阁、驿馆,一时间郡王城地贵,洞府难求。

而郡王府前的广场,竟然搭建了一个交易市场,各种丹药、武器、甚至奇珍异兽都可在此出售,交易市场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甲卫的巡逻力量也增加了许多。

突然,交易市场上空出现了两个巨大的黑影,狂风大作。

一甲卫大叫,‘大妖大金鹏,还有虎头雕,敌袭!’,人群顿然有些慌乱。甲卫长恼怒的瞪了甲卫一眼,对着黑影吼道:“王城重地,高人意欲何为?”

大金鹏停留在上空展翅盘旋,鹰视狼顾,似乎随时都会鹰撮霆击。

大妖虎头雕快速直线下降,稳稳的停在王城百丈上空,只见虎头雕背上站着一玉树临风,超凡脱俗。

似乎地面与虎头雕之间搭建一个看不见的台阶,而少年从百丈上空一步一个台阶,不紧不慢的拾级而下。距离地面一百五十丈左右,便堪堪停住,空间似乎凝固。这也是元丹境中期无视空间的距离范围之外,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只见美少年身穿兽皮草衣,腰间随意系着一条龙蛇腰带,仿佛天生地养,来自大山深处,浑身散发着清新的自然之风,一双明亮的双眼清澈如深潭,更是不忍被这污浊尘世蒙尘。少年胸前挂着一个宝瓶竹篮,竹篮上方露出两只可爱的精灵小脑袋似乎在好奇的打量着整个世界。

皇朝、各大宗门、以及王朝的众多少年天才来到这穷乡僻壤,本来就眼高于顶,以居高临下的心态包容着此地的各种粗鄙。见此少年如此拉风别致的出场方式,看呆了这些少年天才,有的一脸艳羡,有的一脸不忿,而妙龄女子双眼放光,一脸花痴。

一星月皇朝少年天才见姜楠如此拉风的出场方式嫉妒的发狂,忍不住大吼一声,“呔,哪里来的野小子,缘何不懂王城规矩?”

姜楠看向皇朝少年,陡然双眼精光爆射,吓的少年身体往后一缩。

火烈宗的一干弟子见到虎头雕到来,各个义愤填膺,怨毒的看向姜楠,只有他们的昊然师兄一脸漠然。而小宝的前主人笋儿双眼间已有了媚态的风情,见到寻宝貂鼠却也是涕泪满盈。

-------------------------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出,‘可是姜楠兄弟,回来了!’,然后见一个皮球滚了出来,速度极快的滚到姜楠身边,故作一副长辈的慈爱的样子,上下打量着,“又长高了,彻底成大人了,人更清隽了许多,咦,一个多月从灵罡境中期居然精进道灵罡境后期了!后生可畏呀!”

正是雅玛郡王姬圆,开府境巅峰,眼力自然不会差了,一个月后,王室闺房小电影的热度终于衰减,加上各大新势力,特别是星月王朝九公主亲至,姬圆终于又开始神气活现的出现在大众面前。

火烈宗元丹境中期的三长老在大峡谷失踪的消息,在火烈宗昊然的暗中推波助澜下,早已传的满城风雨,元丹境中期已是这片大陆塔尖的人物,居然被姜楠的师父轻易镇压,说做十年苦力,整个郡王城一片哗然。而前些日子大峡谷上空天生异象出现九道血红彩虹,在郡王城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应该是有重宝出现,却无一势力觊觎,说明姜楠背后的师父,连火烈宗都不放在眼里,通天修为,深不可测。”

各大势力都纷纷约束门下弟子,郡王城已然成为藏龙卧虎的凶险之地。

而姜楠又乘坐三长老的虎头雕高调出场,招摇过市更是在雅玛珺引起了一道飓风。

姜楠抱拳对郡王微微一礼,道“此次奉师父之命出山,在此历练一段时间,暂时不回黑暗森林,叨扰郡王了。”

“郡王府专为你腾出独院,就当这里是你家,当然你也可以住在你的庄园!”姬圆热情邀请道。

姜楠拱手道:“谢郡主美意了!”

姜楠清越的声音在王城响起,“稍后我有几个伙伴入城,诸位莫要惊慌,请让出一条道。只要不招惹我的伙伴,我的伙伴绝对不会攻击诸位。”

只听到高空中大金鹏一声高亢的长唳,紧接着,远方传来惊天的兽吼与鹰唳呼应,王城武者大惊。

曲天歌目瞪口呆的看着姜楠,对身旁的修竹道:“这货牛逼轰轰的,每次都出人意料呀,这本该是我出场的方式呀!”

修竹道也喃喃道:“几日不见,他变强了。他站在半空,连我等都要仰视他,也太不礼貌了吧?”

-------------------------

只听到姜楠遥遥对这二货一拱手,“天歌、修竹兄弟,好久不见,想念的紧呀。是否和我回庄园,我特备了世间珍品猴儿酒,品酒纵歌,快意人生呀?”

只见虎头雕一头扎下,停在曲天歌、修竹附近,这脸二货才一扫不忿,跳上虎头雕背上,当和姜楠平视的时候,曲天歌道:“我没有仰视兄弟的习惯,这样最好。”

姜楠如踏浪而行,来到虎头雕的背上,“我们铿锵三人行又聚首了,甄儿,取出猴儿酒,我要和兄弟共品这琼浆玉液。”

甄儿极不情愿,取出木雕茶台,又取出一坛喝了一小半的酒,取出三个小酒盅,而小貂把三杯酒斟满。

浓烈的酒香随风飘扬,到了王城的街道虽稀释了太多,但沁人心脾的酒香让无数人鼻孔快速抽动,又艳羡渴望的望着上空的虎头雕。

修竹道:“你缘何如此作态,非要在这瞩目的空中饮酒?”

曲天歌道:“万众瞩目的鹰背上饮酒即拉风,也是超出元丹境攻击的安全距离。”

“哈哈哈哈”,三人举杯一饮而下。

人群中不知何时又多出身上黄色道袍的玲珑女子,双眼水雾,一脸委屈的样子看着上空的赢,也不做声。

只见千丈高空的大金鹏一个携带者狂风极速下坠,冲向道袍女子,众人大惊,而女子一动不动,任由周边狂风四起、衣衫猎猎作响。

大金鹏停在女子身边,女子飞身而上,来到虎头雕身边时稳稳停住。姜楠再次踏浪而出,来到大金鹏身上,女子见此却背过身去,肩膀微微颤抖,少年对女子低语些什么,女子一头扎进少年的怀里,少年牵着女子的手,宛若在神仙在空中漫步,渡到虎头雕背上。

人群传出一阵阵的尖叫,“哇…太浪漫了…”,“换成我,明天死去都愿意…”

---------------------------

远方突然尘土飞扬,万马奔腾、惊天的兽吼由远及近,王城的地面都开始震动…

只见六头王者大妖风驰电掣进入王城,尽管姜楠提前打过招呼,惊人的煞气由远及近让无数武者瘫软在地上,锯齿白虎王、铁背狼王、巨熊王、夔牛王、闪电豹王、蟒蛇王轰轰烈烈,依次而入,而这些凶兽,无一不是大妖,相当于人类开府境,但论战斗力,可抗衡人类武者开府境中阶。若非姜楠提前打过招呼,定会引发王城大乱,以为发生了兽潮。

只见几头大妖行至虎头雕下,一字排开,狂热的看向雕背上的姜楠,仿佛等候着王者的命令。

只见莫玲珑和曲天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群大妖,又扭头看着姜楠,“难道几日不见,姜楠成了森林之王?亦或着,这货不仅男女不忌,更是人兽不忌,才收服了这些大妖?”

姜楠刚准备发布撤退的命令,只见曲天歌双眼圆睁,大吼一声,“怎有尔等如此粗鄙之人?你这真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甄儿也是含着泪水恶狠狠的盯着修竹,在众人注意力集中在大妖入城的奇景时,早已不耐小杯小杯品酒的修竹根本无视大妖入城,直接抱起酒坛,鲸吞牛饮,曲天歌大叫,“你给老子留点?留点”,但为时已晚,只见修竹满脸酡红,“过瘾,过瘾!这辈子死了也值了!”便一头栽在鹰背上。

姜楠无奈的摇摇头,“回庄园。”

大妖们跟着大雕,穿过王城的街道:浓烟滚滚,绝尘而去。

莫玲珑道:“你召来这些大妖,准备作何处置?”

姜楠道:“准备分配给部落五人,这几头大妖与部落五人的天赋血脉几乎一致,看能否研发出合击战技。那头豹王是给你准备的,虎王对应蔷薇、狼王对应赢虎、熊王对应熊小小、蛇王对应牡丹、夔牛王对应熊强。”

只见莫玲珑双眉轻蘋,似乎欲言又止。

姜楠心头一沉,“部落几人出事了?”

莫玲珑满脸沉重,“也没那么严重,你看看这个,是蔷薇留给你的信。”

----------------

公子,实在对不起,蔷薇没有能力守住我们的约定。

和公子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蔷薇这辈子最快乐、最满足、最有成就感的时光,而这段时间,给短暂生命最后的荣光。

在部落,我一只想飞,但好像永远都在一个牢笼里,怎么也飞不出。黑暗森林无边无际,蔷薇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牢笼中呢?

甚至,如果没有公子如同天神般救了蔷薇,蔷薇也很有可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或成为打阀世家的玩物,或成为部落繁衍的工具。

公子救了我们,更打开了蔷薇心灵上的牢笼,改变了蔷薇的命运,世界如此之大,生活可以波澜壮阔!

原本,我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过光明。

蔷薇最大的遗憾,没有把完整的我交给公子,

对不起,公子,更等不到成熟了。

不能侍奉公子,是蔷薇命薄。

如果有来世,蔷薇愿意再作公子的女人。

最后,蔷薇有个请求,请不要为难赢虎,也请公子不要迁怒我的族人。

-----------------

曲天歌接着说,“七王子的圣宝阁被毁,与王妃私通成为整个王室的笑柄,不甘心就这样灰头土脸回王朝。然后七王子许以重金、重礼买通了黑石部落族长,族长赢公及部落私自决定,将蔷薇送给七王子。

蔷薇的族人来到王城,将蔷薇骗出来,骗蔷薇服下致幻药春药后,送进了七王子的府邸。

醒来后的蔷薇,万念俱灰,怒放之花,就此凋零,然后,自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