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常千年缘

第八十六章:复仇(6)

无常千年缘 如雪若璃 3760 2021-06-07 10:05

  

  一为假俱为假,一为真俱为真。

有时候人想的就是这么简单,在那信件被证明为真实的时候,就没有多少人再去管那录像究竟是不是真实的了,无论是剥离记忆还是伪造虚构都不重要了。

在场的一些弟子茫然的扔下了手中的兵器跪倒在地,也有一部分脾气暴躁的弟子猛地撕下了身上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世家标志。

先前张无慕的担心是对的,正义容不下半点污点。

每个世家中的嫡系子弟其实并不多,主家中大半都是些在分家中成绩优异而被冠上世家之姓踏入主家的,在这些人里面有的是贪慕荣华,有的是为了扬名立外,有的更是为了追寻他们心中的正义。

前两者暂且不说,但那些追寻正义的弟子们在看到这些被证明为真实的之后,觉得自己的信仰被辜负,不少都扔掉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标识临阵倒戈。

张无慕见张家弟子中也有不少人心神不宁,正准备转头去吼一句,却差点被顾出云得了空子,只得收回心思专心应付顾出云。

两人同为元婴,但他是大圆满,顾出云则是刚突破中期,两人虽然会一时分不出来胜负,可若是拖的时间长了,顾出云必然会被他压制,可现在两人过招了半天,张无慕竟找不到顾出云的半点破绽,倒是自己好几次被底下的情况影响差点被顾出云抓住。

“顾出云!”

张无慕低吼一声,他实在被这小子气到不行,打也打不着,抓也抓不住,这小子倒是抓住机会就是一招。

自己此次来穿着宽松的外衣,而现在那外衣在躲避的途中已经被顾出云的法术灼的不成样子了,拿个破碗找个城根蹲下就能直接充乞丐,他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顾出云对他的怒吼充耳不闻,手上的法术也不停。

“顾出云!你真的信那姓秦的小子,你们顾家当初出的力也不少,真不怕他铲除我们之后对你们落井下石!”

顾出云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吐出四个字:“废话真多。”

张无慕:“……”

林霄同刚站起来没多久就被谢珩拦了下来,一人驭器一人驭剑,打的不可开交,刀剑不长眼,先前被他们伤到的人可不少,现在那些弟子们长聪明了,看见他们过来周围的人瞬间清空。

君知南被苏思衍拦了下来,君家向来以炼丹闻名,君知南的修为并不高,只能靠着自身所带的药剂抵挡着苏思衍的进攻。

底下的弟子们便是一场大混战了,法术落空,打到友方的事情时有发生,渐渐的演变成了边打边骂,原本富丽堂皇的院子被他们摧毁一空。

在场修士众多,颜暝雪完全不敢出手,眼睁睁的看着九方昀不知道劈飞了多少个向他们扑过来的人,九方凛偶尔抱起一旁的花盆上来助个阵,打的跟玩笑一样。

秦谣站在上面看着底下,没人能靠近他们一步,这一场混战持续不了多久,只要……

“够了!都停手!”

一阵沉稳的女声从旁边传来,场上有一部分人听到这声音停下了攻击的动作,可几乎是在瞬间就被其他人伤到了,也不管是谁在喊话了,转头又加入了混战。

刘怀昔见自己刚才的话几乎没什么效果,从刘家席位上站了起来,几乎眨眼间就来到了秦谣身边,跟着她的几个女修扯着嗓子将声音传遍了院子里的每个角落:“大长公主殿下驾到!”

此话一出立刻见效,所有正在打斗的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立刻下跪。

“参见大长公主殿下!”

刘怀昔出场并且搬出皇室身份的那一刻,众人就知道这场架再也打不下去了。

皇室虽说在世家之上,但其实两者之间的关系不大,世家仇怨只要不涉及到领土或者是朝廷利益和安危朝廷从不过问。

刘怀昔在刘家从来以家主自居,几乎不搬出她的皇室身份,若是她以刘家家主的身份说话,在场没几个人会听她的,但若是搬出皇室身份那就不一样了,这代表着朝廷介入了此事。

此事涉及到十大世家,若是这么放任他们斗下去,必然会以一方的覆灭或者两败俱伤而告终,十大世家衰弱鬼族会乘势猖獗,已然动摇到了朝廷利益,刘怀昔不得不站出来阻止。

刘怀昔一挥手将那些信件召到了自己手中,从每一行字中仔细扫过,问一旁的秦谣:“这些信,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上面写明白了是剩下几大世家寄给沈家的信,自然是从沈家得到的。

只不过秦谣也明白刘怀昔的意思,信寄到谁手上就得由那个人保管,沈若兰刚登上家主之位没有能力去做这些,她是在担心秦谣用这些信威胁了沈家。

“是沈家上一任家主沈修竹用命交给我的信件。”

“他为何要将其交给你。”

“他是我哥哥。”

刘怀昔没有再接着问下去,秦谣这些话分明表明了沈修竹的死绝非病逝,但这与她无关,沈家已经承认了沈修竹是病逝的,现在即便知道沈修竹之死的真相也没什么用。

刘怀昔的手伸向了一旁的珠子,稍一探查她就知道这不是法器,秦谣先前的话没错,这里面的是记忆,被强行剥离的记忆。

“是谁帮你剥离的记忆?”

“顾家主。”

刘怀昔的目光看向了下面的顾出云,顾出云察觉到她的视线,简短的回了一个字:“是。”

刘怀昔叹了一口气,无论两人说的话是真是假,这记忆是真的,也就代表着众人看到的当年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她没有立场去阻止秦谣复仇。

“我只杀当年屠过我秦家的人!”

秦谣几乎是含着最后一丝理智说出了这句话,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虽然他不甘心但也只能如此。

“我说过我会放了你,我说到做到。”

司徒英并不知道秦谣刚刚说了什么,只觉得自己脖子上的引魂丝一松,脑海中被死里逃生的喜悦充满,却见下一秒秦谣眼神一厉。

“我现在就放你去黄泉!”

秦谣猛地一拉手上的引魂丝,面无表情的看着炙热的鲜血喷在自己脸上,看也没看司徒英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便倒下的身体。

引魂丝收回的时候,他的手掌也已是鲜血淋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