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第五百二十八章 老而不死谓之贼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浅草成茵 3720 2021-06-07 10:05

  

  张鹏的茶馆在一条繁华商业街,位置极好装修典雅,有闹中取静的意思。

三层的茶馆,一楼是茶舍,二楼是雅间,三楼是他住的地方,从资料看此人比较低调,目前独居。

这个点茶馆生意挺好,明月把车停在隐蔽处,放开神识进入茶馆,很快就在二楼雅间找到了目标嫌疑人。

此时的章鹏在自斟自饮,房间里燃着檀香,放着低沉的梵音,他似乎很放松也很惬意。

找到目标了,明月直接放出一个傀儡纸人监视,换了个舒服姿势继续修炼。

等到过了午夜,茶馆终于歇业打烊了,章鹏回到位于三楼的私人住宅,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房间装饰的低调奢华。

这个人在国外十几年,查到的资料有限,他名下的茶楼很值钱,有理由怀疑这是不正当收入。

原主确定的嫌疑犯,明月不可能按规矩办案,凭直觉判断没错那就抓住严刑逼供,不怕他不招。

悄悄潜入三楼住宅,章鹏在洗澡,明月大大方方的打量一番,坐在沙发上等着。

没过多久,腰间缠着浴巾的章鹏出来了,似乎没想到有人会闯入家中,并没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明月,径直往酒柜那边走,估计是想倒一杯红酒尝尝。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给我也来一杯。”

章鹏拿酒的动作一僵,迅速回头,看清一脸自得坐在那的人,他的瞳孔猛缩,快速后退到一排矮柜前。

这时他似乎有了倚仗,露出一个古怪的笑,“稀客啊,原来是金队长大驾光临!”

在明月的强大神识下,房间里没东西能逃过她的眼睛,他身后的矮柜抽屉里有一把左轮手枪,这就是他的倚仗!

明月冷笑着,“你认得我!”

“大名鼎鼎的刑警队长,嫉恶如仇,抓人无数的大英雄,我怎么会不认得呢。”章鹏嘲弄着。

“对了,你哥章树是被我抓的,也是我找出犯罪证据他才会被执行枪决,你认得我不足为奇。”明月挺得意。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章鹏目光微闪,故作镇定。

明月呵呵笑着,“都是明白人再装糊涂就没意思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连名字都没改,我们想查就能查到你和章树的关系。”

章鹏的发梢在滴水,而他的脸也阴沉的能滴水,“对,章树是我哥。”

“想替你哥报仇,我随时欢迎,为什么要抓无辜的人。”明月面无表情。

对方突然仰头,歇斯底里的大笑着,“哈哈哈,你以为我想杀你,不不!我不会这么愚蠢,要知道报复一个人最痛快的方法,就是摧毁这个人坚持的信念。”

明月瞬间秒懂,原主是被他抓的,应该也是在他坚持下,亲眼目睹那些人被折磨惨死。“你果然是变态。”

“变态!对,我好喜欢我就是变态。”章鹏摸出枪,“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明月呵呵笑道,“还有武器呢,放心,我手无寸铁不可能威胁到你,来坐下聊。”很放松的拍拍沙发扶手。

章鹏警惕的走到离她最远的一个藤椅,坐下,对面这人是个老刑警,有极丰富的应急手段,就算没携带武器也不能放松。

但他自傲又自信,魔术师的手是世界上最快的,就算对方真有武器,他也有把握先发制人。

“你今年34,第二桩案发时你已年满18了吧。”明月肯定道。

章鹏似乎陷入回忆,“刚刚过完18岁生日。”

明月了然,“我知道,马戏团的案子包括几年前的案子都是你做的,章树是替你顶罪的。”

做过任务进过许多书本世界,明月打发时间看了不少,有一段时间比较痴迷刑侦破案,脑洞大开如此猜测。

果然见他目光一凝,猜对了。

章鹏很懊恼,明明应该以一种炫耀的姿态,说出自己才是幕后真凶打击这个死老头子,没想到对方居然毫不费力就猜中了。

让他有种提前被看穿的感觉,就好像刚开始表演,魔术的奥秘就被人揭穿,他很不喜欢。

阴沉着脸道,“都怪你这个爱管闲事的死老头,已经定性是意外事故,你非要挑刺,我哥是为保护我才牺牲自己的。”

明月摇头道:“在那之前,章树的助手在类似魔术中丢了性命,那时候你13还是14,这么小的年纪就敢杀人,难道变态是天生的?”

“住口,你知道什么!”想起他杀过的第一个人,章鹏突然恼羞成怒,“我从小父母双亡,家境贫寒,是我哥辛苦工作养我的。”

“他付出了多少辛苦终于在马戏团扎根,有点小名气。那个混蛋仗着是团长亲戚强迫我哥教他,等他学会我哥的魔术,就会取代他,那个混蛋必须死!”

他又大笑起来,“那时我年纪还小,很恨却不知该怎么杀他,一次他训练时操作不当差点把自己烧死了,是我哥救了他。”

“那个时候我就想到了,他想抢我哥的位置,就让他在魔术表演中当众死去,成就一场死亡演出,我偷偷在道具上动手脚,就成功了。”

“第一次出手还不够成熟,至少我哥一眼就看出是我干的,他替我解决了隐患,你知道吗,亲眼见到一个活人在自己的手中死去,那种感觉很美妙啊。”他有些神经质,喋喋不休。

“我才知道原来我有能力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可惜我哥好像很怕我精神出问题,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只能暂时蛰伏,夜深人静时我的内心总是激动,很想再动手体会杀人的快,感,越忍耐那念头越强烈。”

“所以你忍不住又炮制了一场惨案,你不是兄弟情深吗,为什么判断失误害章树也受伤?”明月问道。

章鹏磔磔冷笑,“我是故意的,死伤十几个人,如果我哥毫发无损你们会怀疑他的,所以我哥必须受伤,可惜还是被你这混蛋查出来了。”

“当时我已经成年,我哥为了保护我主动顶罪,我去看他时提议帮他越狱,我都计算好了,可惜他太过迂腐还劝我从此改邪归正。”

他表情一变,满脸阴郁,“那时我很恨他,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却宁愿死也不肯陪我浪迹天涯,他是不负责任的哥哥,他求死就让他死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