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御因觉醒

第二百零九章 深蓝公寓(4)

御因觉醒 青苔松 6144 2021-06-07 10:05

  

  底层大厅里,昔日的焰伦队成员全都坐在套装沙发上,围看着中间的宽屏投影仪。不见玛尔丹,旁边的洗漱间里有哗哗的水流声。

柯迦一走下螺旋梯,披着牛仔外套的莎莉丝就迎了上来。在陆英招惊讶的注视中,两人扶着肩膀蹭了蹭鼻尖,然后挽着手走到了沙发一侧。

“回来了?”

两名背对他坐着的战士转过头来,白蓝的翻领夹克被吊灯照的闪亮,皮衣遮盖下的脊背如松竹般挺拔。

陆英招认出了两人,云怀和哲罗姆。隔了两个月没见,焰伦队的成员身上都多了一种坚毅,一种利剑脱鞘般的锐利。

“回来了,和大家一起战斗。”

陆英招环顾四周,轻声说到。

没有多余的话语,并肩作战过的队员一个眼神就够了。

陆英招走到柯迦身旁,在沙发边缘坐下。其他成员朝他点点头,又将目光移回投影幕上。

投影幕上播出的蓝疆新闻,长相甜美的女主持人正对着镜头露出标准微笑,背景是火光冲天的夜幕森林和喧闹疾跑的人群和摩托。

“昨日晚21时14分左右,蓝遗广场和中央花园附近出现了大量持械暴徒,驾驶摩托在人群中制造混乱,造成多名居民伤亡。

幻城局长巴顿即使联系了附近军备所,集团军14号装甲师前来协助,并于特定区域投放了子母弹,目前所有暴徒已被击退,请后备区居民不必紧张。”

这是新闻频道3,蓝疆最大的官方媒体。

旁边洗漱间里的水流声停止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玛尔丹抹着额角的水珠走了过来。

玛尔丹从巡弋区回来后,申请重新注册为幻域的训练官。经过总部长里伯特·西利亚特下达的特令,她又重新成了焰伦队的领导者。

而他们的训练结束了,这次是真正上战场。

“各位队员。”

玛尔丹走到投影仪前坐下,看了一眼陆英招,

“集团军群要从幻域征用超人类,前往巡弋战场抵御外敌,这也是我们超级战队的职责所在。

但眼下,我们还在后备区,而这里却发生了严重的叛乱。就在昨天,暴徒明火执仗,在幻城区大肆作乱。

根据巴顿局长的意见,我们将协助集团装甲师一举绞杀MDL基地幻城分部,明白了吗。”

“明白了队长,敌人是谁不重要,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柯迦沉声说到。

“队长,前线的战况怎么样?”

忽然,旁边的哲罗姆发问了。他们只从新闻上了解过部分讯息,但战役的具体细节却只能脑补,玛尔丹是从前线巡弋区回来的,想必应该知道些细节。

玛尔丹瞥了一眼投影幕,转头说到,

“不瞒大家,前线战况不容乐观。不过也不至于很糟,永恒号航母编队没有一艘战舰受损,我们不用过于担心。”

哲罗姆点了点头,其他队员也没再说话。

“好了,没问题了。后天,我们将在幻域天坑训练场集合,到时候一同前往的还有另几支战队,同有集团军群的装甲师协助,我们将直接捣毁基地。”

玛尔丹轻声说到。

吉丽裤袋里藏着的定位铭牌的确是她放的,而且追踪序号也已经提供给督查局了,巴顿将联合军备所指挥官一起,部署围剿MDL的详细计划。

焰伦队的成员各自整理好衬衣,记下指令后散开往房间走回去。

柯迦走过去的时间,陆英招看到莎莉丝揽着他的腰,而他脸上的表情像是被绑架了一样。

莎莉丝父母属于社交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柯迦曾多次向他请求过帮助,之前的豪华渡轮、黑格-27直升机,还有收集焰伦队成员信息,种种助力他脱险的方法都是莎莉丝的功劳,现在...他要补偿了。

玛尔丹坐进深黑的驾驶座上,陆英招将菱形车门拉下来紧紧扣和,抽出皮套边的安全带系上。

前窗外,那扇漆黑的彩钢卷门渐渐拉起。车里的灯光逐一亮起,仪表盘和导航仪发出甜美的的真人音效。借着荧蓝色的光线,陆英招看清了玛尔丹的面容。

“我们去哪?”

他轻声问到。

“幻域,把我妹妹玛朵接回来。”

玛尔丹把手搭在冰丝方向盘套上,轻触了一下启动键,引擎系统运转,发动机缸鼓动至半联动状态,小声地轰隆着。

车前的彩钢拉门升至车顶,爵士轻声怒吼,轰鸣而出,刺破门外秋日的光晕。

5号中央街上,两侧昏黄的桐树在风中摇曳,金箔般的树叶从树冠飘落,在树坑周围落成黄金的毯幕。放眼望去,无数堆围毯逐渐缩小,一直延伸到前方遥远的街道尽头。

“你父亲....对昨晚的暴动了解吗?”

陆英招望者窗外来往的居民,轻声问到。

“前方巡弋区战况紧急,联合部长集合了各战区部长,他忙着运送军备所士兵和武器,无暇顾及这里的。”

玛尔丹缓缓说到。

陆英招看到,她握方向盘的那支胳膊光滑流动,前后摇动间还有晶莹的数字显示。

“智能仿生假肢。”

玛尔丹注意到他的注视,轻声说到,

“陆英招,你得告诉我,萨甸岛上的那些是怎么回事,那名身穿尖帽长袍的人是怎么回事。

你那时已经没有意识了,而那家伙却和泰勒斯缠打在一起,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陆英招看着窗外没说话。就在刚刚,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气流正吹拂在他的脖颈后面,还有些许啧啧的阴笑,那分明是哈斯塔的声音。

他迟疑了一下,继续说到,

“那时候...我什么都记不清了。但自从那次之后,我身体的异变没有再发生过,我想这算一件好事吧。”

陆英招感到脖颈上的力道慢慢松开了,一声满意的轻笑在他大脑内回荡。

“你还记得我们在战舰上说的话吗?我们离开这场战争。”

玛尔丹放慢了车速,前面像是出了什么事,蓝装的工作员和督查者围成人墙,熙熙攘攘地躁动着,街道右边停着一溜摆渡巴士。

“现在改主意了?”

陆英招轻声问到。

“至少在没危及到后备区前,我们可以尽力所能保卫蓝疆,就像那些MDL掘居者,对付星之眷族的异生物我们不行,但对付这些内讧的家伙我们可以尽全力。”

窗外的嘈杂声渐近,陆英招看到玛尔丹眼里闪着柔和的光。

“你说的对。我以前在陆御战区待过,那里的督查者凶狠残暴,劫掠我们的粮食和果蔬,每个垂直农场的耕作者都对他们恨之入骨。

但刀尖舔血的时候他们还是得上,无论是凯旋胜利还是暴毙战场,这都是他们的职责。

当然我还是恨他们,他们在能选择善良的时候选择了作恶。

但现在坦然多了,在足以灭世的大灾难前,那点苦和痛相比死亡来说微不足道。错的不是督查者和战士,错的是他们背后的蓝疆。”

他轻声说到。

窗外人群的喧闹更大了,陆英招这才发现左边是一片小型停泊港,庞大的中排量运输船正停靠在岸边,后半部分堆满了红蓝的集装箱,剩余的黄色甲板上密密麻麻放满了担架,从白布裹出的轮廓能看出是一具具人体。

船侧甲板上伸出十几条红色舷梯,督查者一列一列地抬着担架下船,登上岸边后把担架送入医护车。

“这是...星彩战役中受伤的士兵?”

陆英招轻声问到。

“嗯,大部分是。他们的症状很符合感官丧失。”

玛尔丹指了指一辆医护车边上的担架。那具担架上的白被单滑落了,露出了下面躺着的战士。

是一名男性士兵,圆睁的瞳孔里满是死灰,整具身体像一只狰狞的蜈蚣,四肢扭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肘尖处有森白的骨茬露出来,阴森可怖。

这和陆英招在战舰研究所内见到的男患者一模一样,他猜测这名士兵也是因为“寻找感觉”而骨折死亡的。

砰地一声,车前窗响起了一声破碎声。

玛尔丹抬头看去,前方停着的那辆督查车被推倒了,一名衣衫褴褛的男人甩出手里的另一只酒瓶,砸到督查者的防爆盾上。

“你们这群缩头乌龟,一个个连敌人毛都没摸到,就变成了这幅模样,瞎子,聋子,还有瘫子。”

对面的督查者顶着防爆盾上前,把他掀翻在地后铐上合金锁。

褴褛男嘴里还在不断怒骂,

“你们蓝疆集团军都是一群废物,我弟弟当飞行员,就是被你们害死的...

几十万吨的航母连场战争都打不赢,一群废物,猪.....”

玛尔丹无奈地摇摇头,这些活在后备区的居民,没见过域外广海的战争景象,他们根本不了解敌人的可怕,殊不知航母编队已经做的很好了。

“绕过去吧。”

陆英招瞥了一眼左边的停泊区说到。

督查者拉开一条黄色警戒线,从左往右截住了整条大部门街道,医护人员在警戒线内抬着担架登上摆渡车。

有蓝疆居民围住医护车哭嚎,他们大多是受伤战士的家属,士兵受到失触的打击后,有不少选择了自杀,但更多的变成了植物人一样的患者,瘫在担架上一动不动。

这些士兵被淘汰掉了,军备所不再发放生活用品和食物给他们,他们的家人走投无路,只能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对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