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拳定乾坤

第四百七十九章 望隐的准备

拳定乾坤 寂海沉舟 5571 2021-06-08 06:02

  

  整个凌云界,人数刹那少了许多,变得空空落落,甚至看管太阴幽荧的三骑也离开,换做金乌族族人,要知道,征讨逍遥顶的两次大战,这三骑都是没有离开的。

而所有发生的这一切,一直在闭关的龙隐都是不知道的。

太阳宫外围,东西南北四座广场之上,四座造化神器高高矗立,不断制造新的巡天使,这件事由贾似道一手负责。

盘古大陆同样不太平,除了南山,中土、东海、北原、西漠的大小势力纷纷接到了巡天使的指令,要他们做好攻伐逍遥顶的准备。

天皇氏,望守业看着手中的圣旨,眉头紧锁,望获出现在他眼前,“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照做就是。”

“可是父亲,隐儿刚刚才打败了主宰......”

“这你也信?你觉得他真的能敌的过主宰?”

“我觉得给他时间,说不定真的......”

“不要再说了,他没有时间了,这次主宰是动了真格了。”

“我......是。”望守业无奈点头。

泰山。

李存良拿着圣旨兴高采烈的找到李莽,“始祖,我人皇氏的机会来了,主宰召集我们征伐逍遥顶,这次我们一定要立功,让我人皇氏在主宰面前不弱于天皇氏和地皇氏。”

李莽深深看他一眼,道:“嗯,的确是难得的机会,存良!”

“在!”

“你为人皇氏族长,立刻召集我族最强大的人马听从巡天府调遣!”

“是!”李存良开心不已,立刻领命去了。

李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脑中思索片刻,“太白,你觉得真的会是他吗?”

李太白的身影缓缓出现,“始祖是什么意思?”

李莽一愣,看了看他,叹了口气,心道:“我差点忘了,你的记忆已经被自己抹除了。”

他其实想问的是岳鉴对龙隐说出“同人不同命”的话,背后的原因会不会就是李存良,因为当日他对望隐一身两分时,在石屋外护法的李太白只见过李存良。

李莽不再多想,对李太白道:“对逍遥顶的战事,你不用参加,你与我要办一件大事。”

“敢问始祖,什么大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李太白点头,想了想又道:“始祖,主宰一直不信任我人皇氏,我担心这次就算我们听了主宰的调遣,他依然要对付我族。”

“地狱被毁,东岳大帝也投靠了主宰,我人皇氏已经失去了倚靠,从今天起,我们得尽力迎合主宰,这事也只有李存良能做得来。”

李太白嘴唇微动,却最终没有开口。

南山,逍遥顶。

凌云界和盘古大陆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望隐的眼睛,而他也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更大的暴风雨。

这一天,盘古大陆上的所有人惊讶地发现,自己所在的这片大陆似乎缺失了一部分,变得并不完整了,而缺失的那一部分,正是南山。

此时的南山,变得特别的虚妄,似乎空气都稀薄了许多,云朵到了这里停了下来,猛烈的狂风吹来,立刻变得安静,恢复了温柔,显得与其他地方格格不入。

原来这里的时间流速被望隐用大法力变缓下来。

时间之道,这是世间最难掌握的道之一,却能被望隐在这么大范围内使用。

逍遥顶顶端,望隐庞大的身形虚空盘坐,金光耀眼,周围盘坐一群群手下,黑压压一片。

望隐开口:“都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可我今日讲的可不是这些,我们每个人身上只有一种道,这个道便是最适合自己的道,如果你们能将这个道悟到通透,那便最高能到我这个境界。”

玉清上人笑道:“我体内有八十一朵大道之花,代表我已经通彻八十一种大道,为何却达不到你这种境界?”

望隐笑道:“在我看来,你当将这八十一朵大道之花统统斩去,培养自己的无为之花。”

玉清上人一愣,久久没有说话。

石空开口,“首领,我如何才能踏入半步至尊境?”

望隐道:“通彻一种大道很容易,但通透就不见得了,因为有人将我们的上行之路彻底堵死了。”

“啊?谁?”

“有这等事?难怪四个纪元也就出现了老头子和弑天神还有首领三个半步主宰。”

“干这事的不用想,肯定是主宰。”

“......”

下方众人立刻议论纷纷,他们中大部分人境界不高,还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正是主宰。”望隐点头,“不过我拥有一部分上行之路的秘密,想要进步全看你们自己的造化。”说罢伸手一指,一个金色巨大的由道则构成的天地符文出现在上空。

“这只是一个符文,却蕴含万道,牵扯到我们这方宇宙的形成,你们需好好参悟。”

符文一出,下方立刻没有了动静,许多人眼睛死死的盯着这道符文,觉得它复杂无比,神妙异常却又真如望隐所说,饱含万道,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弄清楚其中的道理。

望隐看了看下方已经沉醉的众人,起身迈步下了天空,回到大殿之中。

张百忍见他起身离开,强忍好奇心,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巨大符文,急忙闭目,稳定心神片刻,这才慢慢起身,来到大殿之外,“首领,张百忍求见。”

“进来吧。”殿内传来望隐的声音,这声音威严庄重,却又不失亲切,自带一股高手风范。

张百忍迈步进殿,见望隐正在观看白骨大棒,想了想道:“主宰在外界磨刀霍霍,首领该不会就想依靠短期内提升我们这些人的实力和手中这把白骨大棒来抵御第三次攻击吧?”

望隐闻言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白骨大棒,“主宰已经彻底动员,下一次攻击将是疾风暴雨,你觉得我该如何做?”

张百忍道:“我逍遥顶现在偏居盘古大陆一隅,被外界势力团团包围,可谓地不利,虽然有首领这样的半步主宰以及十五位圣尊,但和主宰相比,实力依旧差距巨大,前两次获胜纯属侥幸,可谓实力不利,主宰统治三界四个纪元,而今也是正统,巡天府和噬魂教遍布天下,而我们只是一股反贼罢了,顶多和当年的老头子,弑天神一样,可谓天时不利。”

望隐点头,“你说的不错,那如何能破局呢?”

张百忍又道:“天时地利都不行,实力又不济,那便只能人和了,首领可曾想过如果我们真的战胜了主宰,以后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哈哈哈......”

望隐忽然哈哈大笑,经久不止,良久才道:“门主真是与我想到一起去了,这几日我也在考虑这件事,目下算是有了一些眉目,我所希望的世界应该是三界各司其职,能相互贯通,修者与凡人互不干扰,却又互相依存,没有巡天府这样的监视机构,也没有噬魂教这样收集众生魂力的残忍机构,而是仅仅设立主持公平正义的仲裁机构,让所有的人都可以维护自己的权利和正义。”他想了想又道:“现在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

张百忍大喜:“首领现在想的这些已经够了。”

“好,有门主这句话我也不用再纠结了。”望隐起身,开始吩咐,“这南山脚下,原本有许多凡人耕种打猎,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因为两次大战,都已离开南山,你速速带领中路军想办法将他们接回来,石空也牛不服同去,有什么事情也能应付的来,回来后划区域设立维持公平正义的机构,严禁恃强凌弱,我要让全天下的人看到我们将来的样子!”

“是!有了前两次的胜利,这件事会好办很多。”张百忍拱手,却不离开。

望隐笑道:“其他的事情你自去安排即可,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张百忍这才满意离开。

望隐看着张百忍离开的背影,突然对于将来的世界又有了新的想法,却也没有多想,立刻身形消失。

等他再出现时,却是在南山与中土交接的巨大沟壑之上,这里,近千丈高大的天门依旧耸立,淡黄色的大门和门柱也依旧清晰,却又那么虚幻,这么多年,它从未改变过。

望隐观察良久,心道:“我已经是半步主宰了,却依旧看他不透,看来盘古开辟出的这方宇宙也不是主宰能全部掌握的。”

他不在多想,立刻朝中土建州而去。

建州离南山很近,几息时间,望隐便已经来到匠谷上方,其实以他现在的实力,再远的路途也能很快到达。

匠谷依旧,小小村落,炊烟袅袅,雾气弥漫在周围,看起来宁静而又不离尘世。

“匠前辈,请出来一见。”

“吱呀!”

黑色的石屋,大门打开,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杖的匠天心走出,抬头看了一眼眼前之人,忽然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用手搓了搓,再仔细观察,这才赶忙道:“原来是道友到了,我匠天心现在哪里敢以‘前辈’自居,快快进屋一叙。”

他身子轻斜,右手做出请的姿势,一张纸顺势从手间滑落,掉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